您的位置 首页 旅游

在柬埔寨开诗会

在柬埔寨开诗会

柬埔寨,我所了解的不多,只是从以前看过的《波尔布特》里了解过一点红色高棉,也看过一些旅行书,知道这是个佛教国家,风景优美,但是在被红色高棉清洗过后,人口骤减一半,经济几乎瘫痪,迄今还未恢复,非常贫穷。听说这次“新诗典”诗会要去柬埔寨,我在柏林就已经心动了。

 

★ 金边

 

我们一行人,先在广东虎门汇集,然后再坐飞机去金边。从冰天雪地的北京来到温暖的虎门,一下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晚上,我们几个人出来在路边摊喝酒吃烧烤,虎门本地的诗人周芳如给我们带来几个新鲜的百香果,她说你闻闻,很香。结果大家都说闻到了我的香水味,而不是百香果的味道。

 

第二天,在一家饭馆的包间,召开“虎门·柬埔寨2019新诗典”诗会,同时也颁发了第三届“亚洲诗人奖”。奖是民间奖,诗会是民间诗会,没有奖金,全部自费。招待我们的东道主是广州这边的诗人湘莲子,是广东早茶,对于我一个北方人来说,已经非常丰盛了。我在微博发了现场照片,有人留言“看你们的打扮和饮食,诗人们都很清贫啊”。我们确实很清贫,也很纯粹,只是因为对诗歌有共同的审美和爱好才聚在一起。在诗会上,我意外地得到了冠军,欣喜不已。上午,我们去参观了虎门海事博物馆和镇远炮台。下午,我们去了广州,当晚又是一场诗会,这次我败北了。

 

广州机场大而无当,找个ATM机都难。按着指示牌,本应该是ATM机的地方空空如也,再找一个居然是坏的。算了,就在换汇的地方换了一百美元。由于是凌晨,所有的商店都还没有营业。8点钟左右,我们抵达金边机场,柬埔寨导游万妮在等我们,她的汉语不错,看起来30岁出头,素面朝天,瘦削但不是弱不禁风。大巴车把我们拉到了独立广场。

 

柬埔寨曾是法国殖民地,又被日本占领过,在美国的帮助下,金边在1953年获得独立,因此这里被命名为“独立广场”。红色高棉时期,货币和市场经济全被废弃,整个国家只能以物易物,是美国人带来了美元。这也是为什么柬埔寨通行的货币是美元和柬埔寨币瑞尔的原因。独立广场上有座独立纪念碑,北侧有座“塔仔山”,与独立纪念碑遥遥相对。大王宫是曾经柬埔寨王国权力的象征,现在是国王居住和办公的地方。洪森总统府就在旁边,国家博物馆也在附近,可惜我们不能参观。阳光炙热,路边有小摊位卖冰咖啡,味道不输星巴克,一美元一杯。有人在小摊买了菠萝,也好吃。

 

当晚,又开了一次诗会,是在酒店对面的餐厅。诗会依然很激烈,同时,几位得了“亚洲诗人奖”的诗人站起来发表了得奖宣言,与我同屋的桂林90后女诗人蒋彩云发挥得不错,我发现她是个灵气十足的女孩,看着娇娇弱弱,写起诗来却老道辛辣。大家都读了来柬埔寨之后写的诗。我跟伊沙抱怨说,这次跟团行动不自由,伊沙笑说新诗典诗会就是这样,参加的人多,有人没钱,有人没出过国,如果是自由行没法带。“我不追求完美!”他说。

 

会后,出了餐厅,看到月亮已经圆了。早就听说柬埔寨的按摩很有名,我们几个人去旁边的一家按摩馆按摩,本地经典10美元,精油全身按摩12美元。普通按摩后,按捺不住,又加了精油按摩。真的很舒服,完全缓解了舟车劳顿。给我按摩的女孩皮肤黑黑的,身材很健康,湘莲子说,真美啊。我说是啊,美有很多种,现在我也觉得这种原始的美很美。

 

真是个完美的夜晚。

 

金边的日出太美丽了,虽然它的名字来源与日出毫无关系,也觉得贴切。吃完早餐,我们坐大巴前往暹粒。柬埔寨没有高速公路,从金边到暹粒要花6小时。路边很多骑摩托车的,汽车也有不少,学生穿的校服大部分都是白衬衫黑裙子,不是日本学生那种短裙,是到小脚肚的长裙,男生是裤子。村庄里多是吊脚楼,一层不住人,防蛇。万妮说,柬埔寨是母系社会,结婚不需要上男方家里,两人也可以选择自己出去住。田野里的牛则瘦得可怜,估计是没有什么草料可食,它们在亮得耀眼的阳光下无遮无挡,生命在这里,没有什么保障,尤其是动物,生下来就活了,死了就死了。万妮说,这里的人的平均寿命只有50—55岁。在路上看不到什么老年人。

 

路上,有几次休息和采购时间。其中有一次是参观橡胶树林和腰果树林。橡胶树的中间被划了一道口子,挂着一个小盆,乳白色的橡胶一滴一滴地流到盆中。这让我想到乳汁和生命,不忍心再看下去。

 

湘莲子写了一首诗:

 

《在柬埔寨》

 

踩在松软的

泥土上

我小心翼翼

生怕一不小心

踩到骷髅头

踩出血来

 

★ 暹粒

 

只能说,这座古都,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除了壮观得不可思议的古建筑,就是人的贫穷了。这种贫穷里还带有一些“安天乐命”和“逆天顺受”。或许在改革开放前,来中国旅游的发达国家的游客,看待当时的中国人,也有如是的感觉吧。

 

到了暹粒已是下午,导游带我们参观皇家公园,古树上到处是倒挂的蝙蝠。没走几步,被一个卖丝巾的小女孩缠住:“姐姐,买条丝巾吧,便宜。”湘莲子一下买了七八条,她说要回去送同事。在西哈努克行宫外,我还和一个国王警卫合了影,拍完后送给他一支烟。拍的时候有点不好意思,感觉很“刻奇”,后来一想,无所谓,放开自己。对方同意,何苦自责。

 

参观小吴哥时,我们一行人伴随着许多浩浩荡荡的旅行团,跟着导游走。土路上有一条黑狗,不知道死了没有,它就卧在那里,动弹不得,让人心里难爱。有个黑瘦的妈妈,背着一个同样黑瘦的孩子,正在翻垃圾箱。万妮跟我们说过,不要给乞丐钱。可是这个人并没有要钱,她只是想给自己和孩子找些食物。没有人管她们,也没有人在意。我从钱包里翻出一美元,走过去递给她。她一愣,随后双手合十,感激地用柬语说了几句什么。我脸红了。到处都是衣不蔽体的人。真的很无力,不知该怎么办。

 

小吴哥就像传说中一样美,它被联合国列为“世界文化遗产”,被一条护城河温柔地包围着。河里还盛开着美丽的荷花。多么纯净多么美啊,只要你暂时忘掉之前的所见所闻。

 

大家三两成群已经散开,各自和自己喜欢的小团体分头参观,诗人湘莲子给我拍了很多照片,天气炎热,又不能穿吊带,于是我选了一件料子很薄的衬衫式睡衣,配上昨晚买的一条蓝色筒裙。

 

我特别喜欢这里开阔的视野,与古建筑遥遥相望,每个角度都那么美。有个穿红裙子的少女走过城墙,我赶紧用相机拍了下来。还有个穿黄色T恤的外国中年男子,拿着三角架,估计是要自拍。明黄色在暗灰褐色的印衬下格外好看。中国游客穿得花花绿绿,既喜庆又闹腾,可能这就是我们中国人的审美,不喜欢黑白灰,尤其到了旅游的时候,必须一身花,越惹眼越好。

 

想要避开众多游客,只要你走到小路上,同样是条土路。土路边,几只鹅高傲地走来走去。这是难得的清净。

 

吴哥寺的浮雕刻着古印度诗《摩河婆罗多》和《罗摩衍那》,分地狱、人间和天堂。我们排队,小心翼翼地扶着扶手,爬到了寺中。大吴哥,又名“吴哥王城”,吴哥王朝于15世纪衰败后,古迹群也在不知不觉中淹没于茫茫丛林,直到400多年后的1861年才被法国博物学家发现,并向欧洲和世界广为宣传介绍,才广为人知。这里曾经是东南亚历史上最繁华最文明的王国高棉帝国的国都。这里的遗迹有苏利耶跋摩一世重建的空中宫殿,优陀耶迭多跋摩二世建立的巴普昂寺、阇耶跋摩七世建的巴戎寺、群象台等。

 

接着往前走,一股熟悉的旋律传了过来,是首中国流行歌,坐在台上演出的几个人看起来有点怪,旁边的横幅解释了一切——“地雷受害者”。我们放下几张瑞尔,接着向前走。伊沙写了《高棉战士乐队》:地雷炸飞了他们的腿/乐器成为他们的假肢。

 

塔普伦寺的树缠绕在一起,还有一种看起来银光闪闪的树,从来没见过。寺里有很多小洞,据说是当年德国人参与修复寺的时候偷走珠宝的痕迹。多年以后柬埔寨人才知道。巴戎寺意为“美丽的塔”,每座塔上都雕刻着阇耶跋摩七世的形象,你永远会在某个角度遇到这些佛像,它们的微笑让人感觉神秘莫测,这里又称为“吴哥的微笑”。晚上,我们又去巴肯山观看了日落。观看日落的过程是无趣的,我都快睡着了。当晚,我们在宾馆又进行了一轮诗会。我写了一首《超度》:

 

在庙里跪拜

接受当地僧人诵经祈福

错过了参观

供奉着

红色高棉时期造成的

累累白骨的

另一座寺庙

 

“水上人家”是我们另外花钱购买的行程。没想到,这次参观的冲击力度那么大。

 

有这么一群终日生活在洞里萨湖的湖面上,无法靠岸,也无法进城生活的越南难民,越南不要,柬埔寨不收,只能自生自灭。从柬越战争1978年到现在2019年已经过去41年,人口从10万到几十万,他们依然没有任何国籍,孩子们只能靠讨钱讨饭为生,生活教育统统成问题。参观他们的生活居然成了景点,还收门票,门票钱也到不了他们手里。但正是通过这种参观,才让更多人了解有这么一群人的存在,这到底是荒诞还是善事。

 

洞里萨湖是柬埔寨最大的淡水湖,流经越南暹粒和金边。船停在一处搭起来的停靠点,有很多小孩子划着船,甚至就用一个桶当船,靠过来要钱。有些孩子的脖子上还缠着巨大的蛇。蛇就是他们的伙伴,亲密无间。人们纷纷给钱,大多数是女人给的,她们见不得孩子受苦。正在我们给孩子们钱的时候,听到别的旅行团里有个男的说“我不给钱,我干嘛要给越南人钱啊,他们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落日优美,我们一行人各自沉默,思忖万千。一方面是美丽的大自然景色,另一方面是越南难民残酷的生存状况,让每个人都深受震撼,这是混合着同情、惊吓、自省的心灵重击,拷问着每一位有良知的人,更何况是诗人。置身事外是容易的,离开以后我们也不会再来这里,这些孩子们的小脸儿我们也不会再看到,完全可以把他们抛到九宵云外。可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我们都是人,都是地球公民,不分高贵低贱,可从出生开始,我们就不是平等的人。夜幕降临,夜晚的光色也很迷人,我隐约看到岸上有孩子在奔跑,还有人骑着自行车,看到了手电筒的光亮。我在洞里萨湖边上站了一会,寂静而美丽,估计“水上人家”也开始做饭了吧。

 

晚上,我们终于吃了一顿好的,这次是在市区内的一家餐厅,楼下的水池子里养着巨大的鱼,大到吓人。我没敢仔细看,这东南亚,处处不同,有太多中国没有的东西了。

 

因为是旅行团,我们被迫去购物点的环节不少,总之是时间的浪费。时间是最宝贵的。心疼被浪费的时间,也心疼一帮诗人,面对中国导购千篇一律的推销,还要保持镇定有礼。离开购物场所,我真是长吁一口气。如果能看看国家博物馆该多好。下次,必须再自由行来一次。

 

在机场,我们又开了一场诗会,名次我已不在意。这次收获满满,看到新鲜的风景,了解到另一个国家的一小部分,和一群诗人共度一段时光,还写了诗,已足够美好。

========================================================================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第三方转载,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进行相应处理。 广告 企业供稿 投诉邮箱:xxw6655@qq.com)http://www.cmaz.cn/shenghuo/lvyou/4368.html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