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以农业服务规模化提升产业竞争力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随着我国农业结构变革和经营方式变化,农业服务规模化的效应逐步显现,我国农业通过形成服务的规模经济提升产业竞争力的路径也越来越清晰。一方面,我国农户家庭内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随着我国农业结构变革和经营方式变化,农业服务规模化的效应逐步显现,我国农业通过形成服务的规模经济提升产业竞争力的路径也越来越清晰。一方面,我国农户家庭内部劳动分工细化,对农业生产各环节服务的需求上升;另一方面,农业生产的组织等方面也发生了变化,出现大量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这对农业服务规模化经营提出了新要求。在此背景下,深入分析农业服务规模化经营现状和存在的问题,就农业生产的关键环节发力,以挖掘新型农业服务组织潜力为重点,推进农业服务规模化发展,更好实现小农户与 现代农业发展的有机衔接,具有重要意义。

  

农业服务规模化效应逐步显现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大力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其核心内容就是通过推进农村土地流转集中,改善农业经营的规模经济效益。但从各地的实践看,由于农村土地流转市场发育相对滞后,以农村土地流转推动土地规模经营,进而提高农业规模经济效益的进展和绩效相对有限。

  近年来,我国农业结构变革和经营方式发生变化,这为推进我国农业服务规模化经营更好发展提供了良好条件,农业服务规模化的效应开始显现。当前,我国农业通过发展服务的规模经济来提升产业竞争力的路径愈发清晰,推进农业服务规模化经营已逐渐成为我国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重要发展方向。

  一是农业生产性服务组织多元化趋势明显。根据农业农村部对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发展情况的跟踪监测分析,我国农业服务组织多元化趋势明显,目前我国县乡两级的农业公益性服务组织涉及种植业、畜牧业、农机和农经管理等多种服务机构,农业经营性服务组织尤其是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和农业企业及各类农产品市场和信息化服务平台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不断发展壮大。这些主体兼具生产和服务的双重功能,既是服务的需求者,又是服务的提供者,能够准确、及时、有效、全面地为农户提供多种农业生产性服务。

  二是经营服务内容向全产业链延伸。随着农业生产各环节的劳动分工不断深化,各个环节的专业化程度和服务市场化水平也不断提升,各类主体提供农业产前、产中、产后等全产业链相关作业环节的服务内容均得到了充分的拓展和有效的分工。根据样本数据显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能够且已经提供农资服务、技术服务、销售服务、信息服务的比例均可达50%以上。

  三是经营服务方式多样化。根据各省份开展农业生产全程社会化服务试点的情况,我国已经基本形成了农业生产托管、产业联合体、联耕联种等直接面向农户和农业生产的多种有效形式,对更好推进服务规模化经营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制约农业服务规模化发展的主要因素

  在推进农业服务规模化经营进程中,农地规模小、细碎化程度高,小农户仍是农业经营的主体,以及服务供给不足等一系列问题,限制了农业服务规模化效益的充分激发。

  一方面,受限于未集中连片的耕地,服务规模化效率难以有效提升。《关于大力推进农业生产托管的指导意见》提出,规模化农业生产托管是服务规模经营的主要形式,耕地集中连片是发展规模化农业生产托管的前提条件。从实践上看,我国耕地流转在经营权的流转上相对容易,但难以形成耕地的自然连片,其背后涉及众多经营个体、组织的协调和合作,不仅需要解决权属问题,还需要解决组织问题。目前,尚缺少服务组织来打破耕地分割的局面,亦难以将部分生产和经营环节外包来实现分工化、专业化和组织化,难以进一步实现“化零为整”的服务规模化效益。

  另一方面,大部分农业经营服务组织的运营机制尚不完善。从农业经营主体数据看,农户仍是我国农业耕地经营的主要主体,我国有2.6亿多农户,其中承包户为2.3亿户,专业合作社及企业等其他主体所占比重保持稳定增加,这对完善农业经营服务支撑体系提出新的要求和挑战。调研发现,由于土地集约化规模发展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迅速增长,催生了一体化农业社会化服务的需求,原有的农技站、村组集体经济组织等基层公益服务组织已不能满足新的需求。但从实际发展情况看,新生力量在职能上尚缺乏统筹协调机制,在运营机制上缺乏制度规范,导致不同服务主体间服务衔接不顺畅,服务资源缺乏统一整合。从服务供给角度看,技术服务、农资服务、农机服务的比例可达到50%以上,但作业服务、质量服务、物流服务、品牌服务等方面的供给比例仅在20%左右。

  与此同时,农业服务资源缺乏统一整合,难以满足多元化需求。在农业资源禀赋约束下,我国农业经营规模发展呈现出经营主体多元化、经营方式企业化的趋势,不同经营主体对农业服务需求日益多元。调研发现,目前农业生产性服务水平参差不齐,仍以传统服务如农资供应和农产品运输销售等内容为主,而加工、储藏、信息化等其他服务供给不足。另外,随着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数量和规模增大,在产业规划、产品品牌设计营销、市场信息等方面衍生出新的需求,针对此类新需求尚缺乏可持续、资源节约的供给服务。

  此外,农业设施用地、仓储、晒场、烘干设施等方面的难题,亦随着新型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大量出现而愈发凸显,加之扩大规模时机械设备、农田水利设施等所需投入巨大,经营性服务组织的积极性难以调动,服务供给不足、服务覆盖面较窄等问题依然突出,远不能满足农户对社会化服务的需求。

  

多方面推动农业服务规模化经营

  我国农业服务规模化经营的发展潜力巨大,能够有效解决一家一户办不了、办不好以及能办但效率较低的生产经营环节问题,是把小农户引入现代农业发展轨道的重要方向和着力点。具体来看,可从以下三个方面发力:

  一是探索土地规模化与服务规模化协调发展机制。以土地托管和联耕联种为代表的农业服务规模化实践,能够较好发挥小农户经营和服务规模化的各自优势,是推动农业现代化的有益探索。进一步充分发挥服务规模化的优势,就要探索土地规模化与服务规模化协调发展机制,对农业关键生产环节进行整合,使小农户土地在各自区域内实现土地集中连片,为逐步有序推进农业服务规模化经营打好基础。

  二是以通过转型和改造传统农业服务组织、挖掘新型农业服务组织潜力为重点,整合资源,提高服务效率。从农业服务规模化经营试点省份的成功经验看,一些地方着眼农业生产方式和组织方式变化,在拓展服务领域、覆盖全产业链服务范围等方面,通过转型和改造传统农业服务组织,主动对接农民的需求、适应市场变化,形成了“三农服务站”“农技综合服务站”等多种服务模式;通过挖掘新型农业服务组织潜力,不断丰富服务内容、创新服务方式、提升服务水平,促进了合作社、龙头企业、涉农市场等多元化主体加快发展。因此,为了更好发挥农业服务规模化的优势,应基于农业服务规模化的类型和层次,结合农业服务组织发展的新趋势,整合资源,加快优化不同类型主体间联合和协作,促进农业服务供求有机衔接,提高服务效率。

  三是夯实推进农业服务规模化发展的政策基础。一方面,要继续加强新型农业经营服务组织的服务能力建设,继续加大对农业作业服务、质量服务、物流服务、品牌服务的投入力度;另一方面,要进一步强化农业生产经营单项服务,大力发展加工、储藏、信息化等服务,特别是发展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衍生出的新服务需求,整合各部门的相关资源,形成可持续、资源节约的服务供给模式,不断夯实推进农业服务规模化发展的政策基础。(来源:经济日报)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第三方转载,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进行相应处理。 广告 企业供稿 投诉邮箱:xxw6655@qq.com)http://www.cmaz.cn/news/caijing/106442.html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